【70周年校慶征文】不忘來路,逐夢行遠

發布時間:2021-05-11作者:訪問量:198

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,那是魯迅先生的回憶;往事并不如煙,那是朱自清先生回憶恩師;不可磨滅的印象,難以淡忘的感情,那是梁實秋先生的清華校園;白衣天使的搖籃,因臺胞姜體臣先生捐資助學而命名的南通體臣衛校,那是我的母校。那里有我青春的印跡,也有無限的回憶……

1998-2001年期間,在學校老師的教導和熏陶下,我立志要成為一名優秀的醫務工作者。踏上工作崗位之后,當我身穿一襲白衣去幫助正在承受痛苦的病人時,時常拿南丁格爾精神鞭策自己,履行好救死扶傷的職責。

2020年,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,讓人措手不及。疫情的消息時刻牽動著每個人的心。從個人安全角度出發,都希望對新冠病毒避而遠之,但身為一名醫護工作者,懷著一顆“醫者初心”,我選擇了主動請纓,沖鋒在前。作為南通市第三人民醫院感染科的一名“老戰士”,我曾參與過甲流、禽流感的防治。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,我毅然決定剪掉自己留了十幾年的長發,站到抗疫一線,我的愛人也給予我極大的支持,他說:“你沖鋒在前,我保障在后,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!”

當我踏入抗擊新冠肺炎的醫療隊伍后,“第一戰場”就是發熱門診,我盡心盡責完成12小時的值班工作。因為物資越來越緊張,為了節約防護服,忍餓憋尿等成了我的戰“疫”常態。“第二戰場”是在隔離病房,我開始迎接又一輪新的挑戰,每天要完成不少于4小時的特護工作。因為沒有其他的護工,所以除了保證病人的日常治療護理外,喂飯、端屎端尿也成了我的日常工作。每次值班下來,我的臉上都是深深的壓痕,手上皮膚也已經泛白。即便如此,在隔離病房工作的這段時間里,我每天都要認認真真地穿脫防護服,來不得半點馬虎。盡管穿防護服工作起來有諸多不便,但每當看到有患者解除隔離出院時,我都會不由自主地會心一笑,內心充滿了職業成就感與自豪感。

2020年9月,我獲得了由全國婦聯及國家衛健委、中央軍委政治部聯合頒發的“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全國三八紅旗手稱號”。榮譽來之不易,榮譽背后更離不開我的母校、所在醫院的培養,以及全體醫務工作者的默默堅守。

母校使我完成最美的蛻變,破繭而出,自由翱翔;母校自身也在茁壯成長,新校區擴大搬遷,高貴典雅的歐式教學樓,氣勢磅礴的大門,偶爾回一趟母校總感到溫暖,勾起往日回憶。選擇堅守,感恩母校。很多人問我為什么選擇做護士,我想借用林徽因的一句話:答案很長,我準備用一生來回答,你準備好聽了嗎? 

文|南通市第三人民醫院  陳燕


返回原圖
/